【芭莎艺术】他办过1000个展览,作品享誉全球,却说不知如何当艺术家!

08-09 08:15 首页 时尚芭莎


艺术家约翰·巴尔代萨里




艺术家约翰·巴尔代萨里的名字享誉全球,但他却说不知道何为艺术。他一直用作品质疑,再用作品给出答案。





在2015年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上,从上世纪60年代活跃至今的艺术家约翰·巴尔代萨里和小野洋子一同被授予金狮终生成就奖,去表彰他们对“语言艺术的革命性突破”。

约翰·巴尔代萨里作品


可以说,被誉为观念艺术教父的巴尔代萨里是个多面手,在版画、视频、装置、雕塑、摄影等等领域都有很高的艺术贡献。就连他本人也曾表示,自己十分讨厌被既定在某一艺术类别中。

约翰·巴尔代萨里《With Ear》,2007年


“火化”作品


巴尔代萨里有着很容易识别的外表,他有两米高,还有一副浓密、美艳的胡须。他1931年出生于美国南加州,由于出生在大萧条时代,童年时的巴尔代萨里常常需要帮父亲干活,把父亲回收来的旧物件进行清洗、分解、重装然后翻新。看似重复而又枯燥乏味的工作,却使得他学会了思考和观察那些容易被大家所忽略的细节。

艺术家约翰·巴尔代萨里


1949年,巴尔代萨里进入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学习艺术教育。这期间,他曾转学到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艺术史,但却意外地对当代艺术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于是,他决定回到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并在这里取得了艺术学学士与硕士学位。巴尔代萨里觉得,图片和单词一样,不同的组合会衍生出不同的含义。


巴尔代萨里不仅自己是一位优秀的艺术家,他还培养了很多优秀的学生。他毕业后,恰逢学校的一位教师生病,于是巴尔代萨里被鼓励留在学校任教。在之后的30年里,他连续在多所学校教授艺术,艺术家Elliott Hundley、Mike Kelley等都曾是他的学生。

艺术家Elliott Hundley作品

艺术家Mike Kelley作品


巴尔代萨里曾在采访中说,“我从事教学只是为了生计而已,但我的确在教学中学到了许多关于沟通的东西。身为一个教师,你总是期望在学生的目光中看到有一盏灯被点亮了,这样你就知道他们懂了。”约翰·巴尔代萨里《Hands Framing New York Harbor》,1971年


1987年,巴尔代萨里终于申请到一笔古根海姆资金,才得以辞去教书的职位,专心于艺术创作。而他也并不是一开始就尝试各种不同的艺术领域,相反的,他曾在画室默默耕耘13年,直到1966年才毅然放弃传统绘画,转而以探索观念艺术为目标约翰·巴尔代萨里《Blueberry Soup》, 2012年


1970年,看着画室里越来越多的绘画作品,巴尔代萨里开始反思,“这是为谁而画?这些画的价值何在?”于是,他找来五位朋友,一起把自己从1953-1966这13年间的作品付之一炬,然后再将这些烧毁后的残渣压制成饼干形状,装在骨灰罐内保存。

约翰·巴尔代萨里在进行火化


巴尔代萨里将整个“火化”的过程以照片的形式记录下来,名为“火化项目”。不得不说,巴尔代萨里的行为是激进的,但是在他看来,与其让自己的作品成为无聊的室内装饰品,不如让它们回归大地。而这一行为,也象征着巴尔代萨里与绘画分道扬镳。


“不再做无聊的艺术”


巴尔代萨里一直对文字和摄影保持着浓厚的兴趣,而对摄影的着迷来源于高中化学课上一本教大家制作冲印药水的书籍。

约翰·巴尔代萨里《What Is Painting》, 1968年


“我觉得文字和画面是一样重要的,我试着像一个作家一样去使用画面。”巴尔代萨里不断探索图像与文字之间的关系,让二者结合去表达那些抽象而又晦涩的艺术观点,进而拉近与观众的距离。“既然艺术就是沟通,那为何不老实地以大家都能理解、明白的方式沟通。”

约翰·巴尔代萨里《委托绘画》,1969年。这件作品是针对当时有批评称"概念艺术"无非是一种指向,巴尔代萨里以此质疑了形式主义者所自持的所谓艺术定义。


1971年,巴尔代萨里拍摄了一个视频,在一个多小时的录像中,他在纸上反复抄写“ I Will Not Make Any More Boring Art”(我不会再做任何无聊的艺术)这句话,像是一个被惩罚的小学生。


“ I Will Not Make Any More Boring Art”,也被视为巴尔代萨里的表态宣言。通过这个看起来无聊至极的作品,他讽刺了某些当代艺术的存在,并很好地解答了“什么是艺术”这一问题。在他看来,艺术即“我认为艺术应该是什么,而不是别人会认为艺术是什么。”


在日常生活中,巴尔代萨里收藏了非常多的电影剧照。在他看来,上世纪60年代最重要的艺术家不是安迪·沃霍尔,也不是贾斯培·琼斯,而是电影导演让-吕克·戈达尔。


“一张旧的影像是没有生命的,我喜欢扮演Frankenstein医生,让他们起死回生。”于是,巴尔代萨里用不同颜色的颜料涂抹这些旧剧照的主体,将人脸上贴上彩色的圆点贴纸。


巴尔代萨里认为,美国人对好莱坞电影的着迷,是因为集体沉湎在电影的虚幻世界当中,反而忘记了电影屏幕以外的真实世界。在他涂抹后的作品里,看不到玛丽莲·梦露,也找不到其他好莱坞明星。他用圆点将人物身份进行了隐藏,让所有人都平等了。


巴尔代萨里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改变和破坏图像原有的构图和信息,从而引起观者的好奇心,放弃对图像的既定认知,从而引发受众去注意照片主体以外的环境,思考和选择不同的观看方式。


创作是为了“发泄”


巴尔代萨里的作品被人奉为是酷的、有趣的、清醒的、讽刺的,他说这就是他对世界的理解。或许,作品本身的荒诞并非目的。因为,他的作品有很多目的。

约翰·巴尔代萨里《OCTAGON》,2016年


巴尔代萨里希望,自己可以剥掉世界表面那层虚饰的外衣,再去理解这个世界。创作时,打破过多关注于外表、完美的审美观念束缚,更多地去关心内容和艺术。

巴尔代萨里创作了很多只强调鼻子和耳朵的艺术作品,因为在他看来,这两个器官常常被人们所忽略。


巴尔代萨里在自己的创作生涯中举办过200多场个展,参加过1000过场群展,而他超前而又独特的创作理念影响了诸如辛迪·舍曼、芭芭拉·克鲁格等一众艺术家。

艺术家辛迪·舍曼作品

艺术家芭芭拉·克鲁格作品


巴尔代萨里觉得能够对别的艺术家产生影响是一件让人非常愉快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他所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他一直将艺术看作为艺术家之间的对话,“这就像一个艺术家的鸡尾酒会,但是彼此并不说话,只做作品”。

艺术家约翰·巴尔代萨里作品


可以看出,巴尔代萨里对当代艺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可是他却多次谦虚地表示,自己的作品很大程度上来说是为了发泄。


“我不知道如何成为一个艺术家。我有很长时间独自待在黑暗的工作室里,输出我的想法,提出我的疑问,我会想,这为何是艺术,又为何不是艺术。”其实,他的作品便是最好的答案。


[编辑、文/李佳祺]

[ 监制/齐超  ]



关注时尚芭莎精选视频

搜索小程序

“BazaarV“

扫描下方二维码

关注时尚芭莎BazaarV微信公众号

关注时尚芭莎精选资讯

搜索小程序

“时尚芭莎in“



首页 - 时尚芭莎 的更多文章: